少妻难忍杏出墙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少妻难忍杏出墙
少妻难忍杏出墙

  这是一个闷热的五月天,人来人往的闹市街头,一个老头徐徐的走着,时不时望了望后面一眼,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牵着一个背着书包看起来大约5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的鼻孔很大,跟前面那个老态龙锺的老头很像,不说还以为是爷孙,但实际是父子。「爸爸,爸爸,走慢点」小孩子在后面叫着,越说着这老头越是大步流星的走着。

  他叫阿顺,今年77岁,一辈子打苦工,平时就喜欢打打麻将,好不容易在5年前的另外一座城市遇上了后面的那位少妇,当时她也就20岁出头,刚到大城市,什么都不懂,只是因为跟初恋情人闹翻了来散心。

  她叫出芽,本身就是大家闺秀,家里也是独女,家境就不错,可惜从小父母没看管好,一身娇气。出芽是因为出生的时候刚好春天,家里人当作是个宝,於是就出芽而名。

  出芽那天喝酒了,在陌生的城市的DISCO发泄着自己年轻的体力,喝多了就跑出来吐,给路边几个小混混盯上了,花容失色的她遇上了去送货的阿顺,义不容辞的打发了几个小混混。

  年轻貌美的出芽头一回找到了安全感,但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加上喝酒的心态,她反叛的看了看阿顺一眼,这么丑的男人怎么还有让自己内心有点安慰的冲动?

  阿顺本来也就无心,他也只是路过,胆小怕事的他本来就不想搅浑这局面,他只是很单纯的想看热闹,从中看看是否小年轻打架掉个钱包什么的,捡个漏。

  谁知道他无意一个咳嗽就让几个小混混屁滚尿流的跑了。

  他看了一眼面上的出芽,他呆住了,好一副天生娇柔的面孔,弯弯的眉毛,纯靓的黑眼珠,一身白恤衫给酒湿了一半紧紧贴在皮肤上,浑圆的半个球体就这样在他眼前,下半身紧身裤贴在弧线的屁股上,这小妞还一眼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这眼神几乎让他晕倒。

  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这么美的女人,只有从家里的海报上看到,他每次自慰的时候都盯着海报上的那个女人,此刻这个女人就跟海报一样的站在前面,他胡思乱想着。

  出芽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只是看到这个丑怪的老头觉得好玩,叛逆的心情使她大胆的说:老头,谢了你啊,谢谢啊……啊……说完她头一扭就开吐了起来,这一吐就直接往老头身上吐了,老头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还沉迷在这女孩的容貌上忽然一阵吐,本身就邋遢的他也没觉什么,热乎乎的就喷了他一裤子。

  而这时,出芽站立不稳就扶住老头的身体,老顺浑身一抖,天啊,这美女就摸着他了,这是如何幸运的事情啊,他这一辈子除了十几年前偷看隔壁阿莫妈妈洗澡那次,从来就没有给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摸过。

  这一刻也没有太久,老顺回过神来,他就站着给出芽吐了一身,咧着嘴巴笑着:呵呵,呵呵。出芽出了酒,也舒服多了,看着老头这一身,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也没想那么多:来,来,多钱,我赔给你……老顺听了乐了:不多,没事……话没说话,出芽急了,啥?没事,啥没事,都这么一身了,她头晕脑胀的此刻也不想太多,拉住老头就往楼里面走,酒店的二楼是舞厅,这家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酒店,她直接拉着老顺往里走,大堂的服务经理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醉女郎拉住一个身上看起来就邋遢浑身还带着酒亵的老头,这可神奇了。

  但也没拦住,她俩就上了楼,老顺就这么跟着,他从来就没来这么高级的地方,也没有遇上这么美的女孩,进了房门,出芽浑身酒气叫老顺脱了裤子,竟然就蹲在厕所内给他洗上了。

  老顺这下就有点飘飘然了,他就穿着大裤衩呆呆的坐在房间的席梦思床垫上,「叫你不理我,叫你跟我分手,天下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呜呜……呜呜……」一阵哭声从厕所出来,老顺过了看了看,原来是出芽边洗他那条原本就髒兮兮的裤子一边想到了初恋分手,哭了。

  她从小就没洗过衣服,老顺的裤子就泡在水里,出芽太大力的搓着,浑身都湿透了,玲珑剔透的让老顺看了个一清二楚。「娃,别哭,咋回事呢,跟我说呗……」老顺低着头安慰着。

  他从她领子口往下看,蹲着的出芽那饱满的雪白的酥胸就一清二楚的在老顺的眼前,他吞着口水,不敢碰出芽,谁知道出芽一回头就抱住了老顺的大腿,哭得死去活来,这一次她真的哭了,她身边没有什么朋友,这回酒气发作她哭了。

  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老顺在故事书也看多了,他忽然一把抱起出芽,直接就摁在了床上,他虽然70多岁,但他是一个性欲憋了很久的男人,而面对这个喝了酒吐了一身哭了一地的女人,正常男人的反应都这样,强有力的保护欲让他发生了原始的那种欲望。

  给老顺抱住的出芽,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但喝酒就是这么一回事,越没试过的越真实,房间没有开大灯,就昏暗的床头灯,她给抱上床,她也预计了大概是要怎么回事,而这么一回事,她却从来就没有试过。

  她跟她的初恋平时也就摸摸手,别说身体接触了,更别说性行为了,被一个熊有力的男人抱住,一种成熟的男性气息沖昏了她的脑袋,我要报复男人的心态在她身体萌芽。

  老顺抱住她,头死死的埋在出芽的胸前使劲儿蹭着,「啊……啊……好香啊……」他不禁的说着。「香吗……那你多闻闻……」出芽听到了,她呢喃的回应着,她头一次让男人抱住并被称讚自己的身体香,这是她对自己身体多了一层认识。

  「香啊……香啊……」老顺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体往出芽身体上磨蹭着,他那根从来没有试过女人是什么滋味的阴茎滴着一滴滴恶臭的黄色体液抹在出芽那件紧身的裤子上。

  出芽感觉自己的下身,给一个粗粗的硬硬的东西顶着,虽然不舒服,但却引起她一身燥热的心态,她抱住老顺埋在她胸前的头,那是一个只有系数白头发的脑袋,她伸出玉手摸着这个半光滑的头发,那是好几天没有洗头的污垢,但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失去理智的男人跟一个喝了酒起了性的女人根本就丧失了味蕾。

  女人的手很滑溜,老顺很舒服,他知道下一步他要做什么,但他不知道要怎么脱掉这女人的那一件滑溜的健身裤,他摸着她的裤带子就这么往死里拽,趴着的他脖子给出芽揉住而无法使出更多的力气来,他急,他很急,他今晚必须完成人生的大事。

  出芽感觉他的手在拽她的裤子,若平时,这绝对是一道不可以翻过的鸿沟,绝对不可以!但现在,她轻轻垫了垫屁股,刷的一下,老头拉下了那道鸿沟,白色的小内裤无力的看着淌着恶臭的龟头,出芽做了后悔终身的一件事。

  撕开白色内裤的那么的容易,老顺看着一道缝儿,两片肥肥的唇儿紧紧夹着中间一块粉红色的小肉肉,老头看了一眼,他知道这当下不由得他欣赏,速战速决,他翘了老半天的鸡巴也顶不住那么久,原始体内的那种欲火让他将自己的龟头顶在那道缝儿上。

  很紧,出芽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她这时候脑子都是空白的,酒的气体还没有完全消散,热乎乎的红脸蛋儿是那么的诱人,她顶起的乳尖顶在那一件可爱的粉红色胸罩内,而老顺忙着将自己鸡巴往桃源洞口送,他的双手紧紧压住出芽的双乳上,乳罩的铁钩将可爱美丽的双乳狠狠的印出一道痕迹来,出芽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的双腿被老顺的双腿撑开来,而她的那个没给别人的男人看到的阴唇这时候跟那条恶龙抗争着。

  「啊,啊……我要进去,要……进去……啊……」老顺从喉咙出发一道声音,实在太紧了,他的含税滴滴嗒嗒往下掉,也就是这一声怒吼,让朦朦胧胧的出芽清醒了不少,「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干嘛了我……啊……我怎么让这老头趴在我身上……」出芽睁开眼睛,她看到的是一个丑陋的面孔的老头,牙齿稀松的滴着口水,正努力的将自己的一根粗粗东西往自己身上塞。

  「不要啊,不要啊……呜呜……呜呜……」出芽顿时清醒了起来,但是,面对这头睡醒了的老狮子,她无力的扭着自己的屁股,她的双腿犹如电视上的妓女翘在这老头的两边,她羞得满脸通红的叫喊着。

  「啊……啊……就好了……就好了……啊……进去了啊……别叫了……」老顺急了,他知道她醒了,这后悔药都吃上一半了,他急着自己不争气的龟头,噁心的恶臭液体磨蹭在出芽粉红的阴唇上,出芽激烈的反抗加深了老男人的那种欲火,也因此加速了阴蒂的分泌。

  润滑,糍的一下,老顺的龟头迅速在出芽扭动的时候找到了那一道缝儿,狠狠的刺了进去,两个人都发出一声「啊……」一个是爽,一个是痛,「啊。啊……我进去了,我进去了,啊……」老顺抱住双眼哭红了的出芽,他的屁股自然的活塞运动了起来。

  「啊……好痛啊……放开我……好痛啊……」出芽撕心离肺的叫着,那是真痛,老顺粗糙的龟头摩擦在幼嫩的阴道内,那是说不出来的痛,而自己的双乳,给老顺抱压出一个弧形来。

  她无力再反抗,她只能顺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减轻自己的疼痛,出芽紧紧闭上双眼,她脑子里再次陷入空白,身体随着男人的挪动而挪动。「你……你也要戴套子啊……你不能这样……这样啊……喏……不能啊……」出芽无力的喊着。

  这时候,阴茎给紧紧包裹住的老顺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再说,他怎么会带套子,他连套子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这辈子都没用过,70多岁好不容易头一回做爱,每次只能在被窝发飞机的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就好了……就好了……套子不用了……就好了……我就拔出来了……」老顺骗着她。

  「喏……那你……那你赶快好……我……我不要……」出芽喘着气,她以为他不会射进来,这时候出芽感觉自己下身没有那么的痛了,而因为那根东西在自己体内一前一后的动着,她开始感觉有点异样,酒精还没退,最后的酒气涌上出芽的体内,出芽本来挣扎的双手给老顺紧紧的摁住,现在看到她没有挣扎,老顺翘着屁股就狠劲儿的插着,他根本就不管身下女人的死活。

  两人都不懂,都第一回做爱,一个70岁的老头对着一个20岁的酮体,老头皱着的肚子皮磨着出芽富有弹性的皮肤,「你……你轻点……我……再轻点……」出芽咬着牙说着,她没有睁开眼睛的说着。

  老顺听着她的话,放缓了动作,几分钟下来,他气喘如牛,这档会儿有机会看了下身下的这个女人,那是多么美丽的女神,长长的眼睫毛,红扑扑的脸蛋,对了,奶子呢?我要吃奶……

  「奶……奶……我要吃奶……」老顺低着头对着这女人叫着,出芽听到了,她听着如此赤裸裸的话语,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奶子,快……出来……奶子……」她这下明白了,她穿着乳罩还没有给这男人脱掉,不,是这男人不懂得怎么脱。

  「我……我……你压住我……」出芽犹如小媳妇一样,她给这男人压住手无法伸到后面,害羞的她发出了蚊子的声音,十分轻柔,犹如对着自己的男人一样。

  老顺没听到,他哼哼的,心里想:操你妈的,都操到这份上了,奶子也不给我吃一口,操你妈的,操你妈的,他狠狠的加快了自己的屁股扭动。

  这一下出芽「啊……」的叫了出来,原本刚缓了缓的阴唇,突然收到刺激的猛力插入,她一下子懵了,「不要,不要……」但下身出卖了她,一股尿水使劲沖了出来,好大一股,老顺没有太大在意,操,给你操还给老子拉尿,妈的,他更加起劲了。

  给操得一下子全身都软了的出芽,头一回知道做爱的舒服了,她紧紧的闭着眼,但双手还是不忘的伸到自己的背后,想要解开自己的乳罩扣子,突然间,她感觉一道热辣辣的液体沖入自己的体内。

  「啊……不要……啊……不要啊……」她醒悟的叫了起来,可惜迟了,她紧紧给这个老人抱住,老人陈年的腥臭的陈年老精子狠狠的冲了进去她圣洁的子宫内,狠狠的沖了进去,一股,一股是喷了出来,从来没有这么多过。

  老顺闭上双眼,双手撑住床板,死命仰着头咧着嘴喘着粗气,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突然一阵小高潮再次来临,出芽打了个冷振,她感觉身体上的这个男人将自己的精液都沖了进去她体内,还不舍得抽出来那根萎缩了的龟头,而原本黝黑的龟头那些腥臭的泛黄污垢现在都不见了,出芽就这样傻傻的让他抱着,双眼充满了泪水,男人瘫在了她的身上,一小滩鲜红裹着奶黄色的液体流在了床单上……

  第二章

  那天晚上的事情,出芽没有跟任何人说,当她昏睡起床后,老顺已不见踪影,但床上的那片猩红的确是有过些什么事情。出芽第二天匆匆洗乾净了身体,走路带点痛的去找了自己在这座城市的同学。

  她在这座城市没有依靠,只有几个曾经的同学,她原本可以回到自己的城市,但倔强的脾气让她咬着牙根留了下来。好在英文底子好,家庭素养高,最主要是人美丽漂亮,很快的她到了一家物流公司做秘书。

  也就是在上班后的第三天,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眼帘,这不是别人,正是老顺。

  原来老顺是两地送货员,就在这家公司的合作夥伴,他一到公司,就盯着门口那个胖胖的上了年纪的女接待,也是,那胸口露出的乳沟让他可以打好几天的飞机。

  可是,这次老顺看了下也就过去了,因为就在几天前,他刚享受完一顿人生的大餐,那是一顿让人忘怀的大餐,而此刻的他没有想到,这个大餐正横眉竖眼的盯着他。

  办公室人本身就不多,很安静,两人眼神遇到那一刻都没有惊呼起来,对视了一下,老顺内心忽热的了起来,出芽出奇的冷静,她看了一眼,心跳加速起来,她虽然冷静,但内心却不知所措起来。「咳……」老顺几声乾咳,扭头做事情去了。

  就这样,两人就在这家公司默默的各自生活着,老顺来这里的频率也高了,看到出芽也没用之前那样的害怕了,有时候还会躲在茶水间偷偷看着穿着白衬衫的出芽那个鼓起的奶子,就透过衣服间纽扣的空隙看着,他仿佛看到了那天白色的嫩肉,看到了那两片熟悉的阴唇。

  出芽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房间,虽不大,但温馨。每天中午都带饭到公司用餐,下班了就回家,乖乖的小女孩。也让公司几个中老年的同事起了荡漾之心,经常藉故亲近出芽。

  而也因为老顺经常的出现,出芽在胖胖的柜台阿姨那边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大概,年老心底也算可以,就是喜欢赌,在另外一座城市居住,收入不高,就是丑,至今还没有找到对象。「小心他,经常偷看我的胸」老肥婆很用心的说着。

  这天,出芽因为公事处理较晚,走到楼下,看到一个身影就站在门口吓了她一大跳,定睛一看,原来是老顺。她没有说什么,经过了老顺的身前,一股少女的芬芳穿进了老顺的朝天鼻中,好香。

  就这样,老顺跟着她回家,就默默跟着她。出芽住在二楼,她知道老顺跟着她,起初很害怕,但最后发现老顺只是陪着她到楼下就走了。这一天开始,出芽下班必定会看到老顺。

  一天中午,老顺照例到了公司,一进门就看到胖阿姨,他无意识的看了一眼那道肥肥的乳沟,吞了吞口水,谁知道他一回头就看到斜对面的出芽狠狠着盯了他一眼,这一眼是带着警告的眼神,但又好像是那一种老顺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被管着的感觉。

  他不敢怠慢,急步走进厕所,这时候他听到隔壁格子内一阵吚吚呜呜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几乎每晚都会,他知道格子内的人在干什么。他最近频繁了很多,自从他享受了出芽那顿大餐之后,他看了书,他知道,出芽是处子之身给了他,他莫名的兴奋,然后他发现出芽一个人在这座城市,然后他几乎天天都要花一个小时来这座城市。

  「哗哗哗」一阵沖水的声音,一个胖胖的老头从厕所格内出来了,洗了洗手的声音,走了。老顺有点好奇,他用完厕所扭头看了那一个格子,发现密密麻麻写满了东西:出芽,老子好想你。出芽,老子想操你。这些字体密密麻麻写在厕所格内。

  而一张美女的相片正贴在厕所门的后面,那不是别人,正是出芽的工作照,美女的轮廓,水灵灵的大眼睛眯着小嘴唇,丰满的胸脯。原来这是那几个老头的福利,不知道谁将她的相片贴在这里,成为这几个老头平时上班的娱乐。

  老顺气愤急了,这可是他的女人,但他没有撕掉,反而一屁股坐在马桶盯着相片,看着出芽,想着那天晚上事情,他不禁兴奋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鸡巴,腥臭的液体已经开始渗透,他忘我的摸了下自己黑黑的乳头,一阵哆嗦,双眼紧紧盯着出芽的相片,貌似看到出芽正叉开双腿等着他的插入……「唔唔……唔唔」他死命搓着自己的鸡巴起来……

  出芽看到老顺从厕所出来,双眼带着疲倦,她不知道刚刚老顺在厕所内已经将她的肉体幻想着轮奸了十几次。老顺进去茶水间,偷偷望了出芽一眼,出芽还是穿着白色的衬衫,但领子的口不知道为什么比平时开了许多,他看到了一道诱人的白色乳沟,今天出芽是穿白色的内衣,软布的,在布的中间,一个小小突起的点,那是那天他吃不到的小葡萄。

  老顺吞了吞口水,但也不敢看太久,打了一个水站了十几分钟,一直到出芽侧了侧身体,他才痒痒的收回那个眼光。

  这天晚上,老顺照例跟着出芽回去,一少一老,一前一后的走着。在转弯就要到出芽的地方,老顺突然加快了步子:「喏……」他叫住了前面的出芽。出芽听到他叫她,愣了一愣。「你……在上班,空调大,你衣服穿多件……不然,那些男人看你的身子……」老顺提醒着出芽,他可不想今天看到的奶子给那些男人共享。

  「看?看什么身子?你说什么?」出芽一听来气了,她原本因为老顺关心她,原来是说这回事,又羞又恼的出芽站着生气的样子不禁让老顺看呆了。「呵……没……呢……我今天看到……你……呵。」老顺的口气很重,站在对面的出芽有点憋不住气。

  「你,你别老是偷看胖姨!你不要脸!我不许你看!」出芽咬着唇说了出来,一下老顺无语了接不下去,「你……那些男人,我才不给他们看呢!色狼!你也是!你也是色狼!大色狼!」出芽说话很急,铃铛般的声音很好听「你不许再看!

  我也不会再给你看!!……啊,不对,不对……我……我不跟你说了……」出芽头也不回急匆匆跑了回去。

  留下站在街头的老顺,啥意思?我不会再给你看?啥意思?他这七十多岁的老头实在猜不到出芽的心思,但话语中的确让他有点异样的感觉,这是啥意思?

  他带着这个问题一直到回家都不明白。

  这几个月的时间就如此的过了,两人之间的那种言语没有太大的交流,但晚上走在一起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也就在一天,出芽突然回过头,她双眼通红的看着老顺,吓了老顺一跳。「我……我姨妈没来……」出芽这句话让老顺打了个疑问。

  「姨妈?你约了你姨妈?她在哪?」老顺不懂姨妈的意思,但却让出芽笑了。

  「不是……是我……大姨妈来没来……那个红……」出芽越来越小声,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她知道,她应该是怀孕了。

  面对这个经手人,出芽无法再多的解释。「咋回事?大姨妈是谁?」老顺问了,他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学识不多的他也不懂。「我……我怕是怀孕了……」出芽很小很小声的说着。「啥?你怀孕了???」老顺忽然激动了起来。

  「你小声点,你小小声点」出芽慌了,「你,,都是你……你那天都没戴套……你……你……」出芽忍不住想哭,但她无能为力,自从发现了自己姨妈没来,这几天天天吃不下饭,想去打掉又不知道改问谁,连柜台胖阿姨这几天都放假不在公司。

  她今晚终於忍不住跟老顺说,她想让老顺带她去打掉,没想到老顺却兴奋了,老顺这一把年纪有后,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儿,他瞬间快乐得无法言语,跟愁眉苦脸的出芽强烈对比。

  「妹子……妹子……」老顺开心得哭了,当着大街跪在出芽的面前抱住了出芽的双腿,「别……你干嘛呢……别啊……」出芽慌了,慌忙拉起老顺,「你,你快起来……」出芽恼羞的拉起了他,跑了回去,「啊……别跑啊……小心啊……我的孩子……」老顺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这是老顺第一次跟出芽回到出租房,这是一间有少女味道的房间,四面是粉红色的装饰跟床单,出芽双眼通红坐在床上,老顺傻乎乎的站着。「娃……别……你……小心啊……我的娃娃在你肚子里,小心啊……」「什么娃?我不要,我不要,我要打掉,我跟你说就是要打掉!」出芽忍不住了说了。

  「啊?别啊!别啊,我这辈子都几十岁了,娃,你别冲动啊……我……你有了我的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啊」老顺叫了。「什么女人?我不是你的女人,你那天欺负我,你……你就是个坏人」出芽年纪轻,没什么骂人的经验,这已经是她最毒的话语了。

  老顺裂开了嘴,他蹲了下来,抱住了出芽,对他来说,现在这种状况,他俨然成为一个主人家了。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就是强势,出芽给他抱住,一时也无法动弹,温暖的身子给这个男人抱得紧紧的。

  「妹子……妹子……」老顺内心一阵荡漾的抱住了出芽,出芽不敢大声喊叫,这是隔音不好,她感觉脖子湿湿的,原来老顺正吐着臭臭的口气,伸出那条暗红厚厚舌苔的舌头舔着她那白玉般的脖子,「不好,不要……」出芽用力的挣扎着,「妹子,你是我的……你坏了咱家的孩子,你就是我的女人……」老顺喉咙有点沙哑。

  「不要,不要这样……」出芽使劲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她那对丰满的胸脯紧紧贴在老顺乾枯的胸前,那种摩擦让老顺欲火焚身,「妹子,我要吃奶,上次没吃到……」老顺低吼,「不要……不要……我好难受,我喘不过气……」出芽面对着这个凶狠的男人,这几个月来老顺那种千依百顺的关心此刻产生了让她无法反抗的动机。

  「妹子,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我就碰到你一个,我都这把年纪了,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小孩,妹子……我好激动……妹子……你的奶子,我就看一眼……」老顺说话还是给出芽听了进去。

  出芽挣扎的力度小了,她心软,她从胖阿姨的口中知道了老顺,也知道他并没有什么坏嗜好,只是对女人好奇,但跟公司那几个男人来说,他都算中规中矩了,特别是她在办公司的凳子,有一天她早回来,发现一个男同事跪在她的凳子上嗅着凳子,手抓着丑陋的下体,将白色的液体喷得到处都是。

  她其实对老顺的好感已经多过那一种仇恨,特别是老顺每天在她下班送她回去的时候,犹如公主般的呵护这是看出来了的。在出芽的心中,老顺已经是她的男人没错,但她不想承认,因为岁数差太多,但内心无法辩证,特别是那天,她看到老顺盯着胖阿姨的乳沟让她内心觉得一阵的酸溜,所以她偷偷解开了胸前衬衫的那个扣子,让他看了个饱。

  老顺当然不知道小女孩的心思,此刻的他是她的主人,犹如野狗在自己的地盘,他除了开心,一下子两个月积累的那种欲望在内心沸腾。「妹子……」老顺叫了一下,他发现出芽没有再挣扎,他将头低下来,看到出芽那个饱满的胸脯,鸡巴顿时硬了起来。

  这是多么神圣的玉体,对他来说,这个年纪,已经不是看面貌的年纪,而是专注在女人体形的年纪,出芽没抬头「你……你就一眼……」「对对对,就一眼……一眼……」老顺哼哼的回应着。「那……那你你就看吧……就一眼……」出芽幽幽的白了他一下。

  怎么看,出芽没说。老顺从下往上拉起了出芽的衣服,一个白色的乳罩裹住两个白色的小白兔在老顺眼前,「樱……小心点……」出芽咬着嘴唇,她看到老顺看她的样子有点害怕。老顺顾不上回答,一口就直接咬住出芽白色乳罩上,泛黄的牙齿咬住了出芽乳罩一点突出来的小尖上。

  「哎……呃……」出芽最痒痒的地方给老顺咬住,牙齿力度大,但胸罩隔着那层力量刚好让出芽一阵酥麻,出芽的乳罩顿时一片都是口水,腥臭的老男人的口水,出芽低着头,看着老顺跪在地上,头侧着死命的咬住她的乳头,她的衣服盖住了他大半个脸,素有家庭教养的她心软的将自己的衣服拉了上来,她看到他稀松的牙齿跟朝天鼻子,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的讨厌,反而感到一阵的心疼。

  出芽的乳房很饱满,34C不大不小刚刚好,自己的乳头是凹下去的,平时遇到刺激会自己慢慢充硬起来,有时候她会自己在被窝内偷偷的摸着自己的乳头,很快她会进入高潮,只需摸摸乳头而已,因此她很敏感的地方,平时乳罩都比较厚,就是怕磨到衣服。

  特别是上班时候,经常那些男人来藉故偷看她的酥胸,因此平时胸罩扣子都全部扣满,很紧很紧,此刻看着老顺犹如孩子一样吸着她的乳头,她一下子都湿透了。老顺一只手搂着出芽,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使劲想从出芽的乳罩缝下往上抓,但出芽的乳罩实在太紧了,手根本深不进去。

  「你……你……又……要……嗯……骗人了……你……你说你吃一口……」出芽低着头泛红着脸蛋说着。「诺喏……好吃……妹子……我看一眼……看一眼……」老顺继续啃着。出芽一想也是,刚她答应给他看一眼。

  出芽回头看了下门口,大门关好着的。还好,没人,出租房是合租的,一个单位隔开了4间,她其中一间,隔音不是很好,旁边住了一堆年轻的夫妻,做爱的时候那个声音整天传过来,小妻子很怕小丈夫看到出芽,因为都死死盯着出芽看,所以晚上做爱的时候娇声很大,都是故意给出芽听的。

  出芽每次听到声音都捂住自己的耳朵,特别是她给老顺开苞之后,情欲打开,她知道做爱的感觉,出芽唔唔的一声,她不敢再看老顺,而是轻轻单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扣子,四个扣子还没有完全解开,老顺的手已经可以伸了进去,恍如打开黄金大门一样,一只乾枯的手摸到了丰满的乳房,还有一个软软的小蒂,老顺一捏,「啊……啊……」出芽不禁喊叫了起来。

  这一声音比较大,基本跟隔壁的做爱声音一样大,只要有常识的人都听得出这是暧昧的声音。老顺髒兮兮的手捏住出芽的新剥鸡头,粗糙的手皮让出芽打了一个哆嗦,出芽半月形的乳房是坚挺的,老顺一手抓住刚好,多余的肉在老顺的手掌内磨蹭着,老顺毫不怜香惜玉的把玩着,一口还不停着咬住另外一个乳头,出芽都一次让男人摸着,但她不防抗,从老顺将龟头插入她的体内那一刻开始,她已经不会再反抗老顺。

  她是一个家庭教育很严格的女孩,从小有礼貌的家教让她内心十分娇弱,这次离家出走那么久,一来因为男朋友甩了他,为什么分手就是她一直不想让那个男人摸自己的身体而吵架,二来是她父母已经离婚,她已经几年来没有得到父爱,严格的母亲让她有了对老男人的依赖。

  「哼……哼……啊……」出芽感觉自己越来越放开,她的呻吟越来越大,隔壁传来一阵声音,那是床板来摇晃的声音,她知道隔壁又在做爱了,但今天特别不一样,她也在享受暧昧,她有点反叛的叫着。

  「……啊……别捏……那么大……大……力」出芽有点受不住,老顺近似疯狂让她有点吃不消,她也惊讶这个男人如此跟岁数不拉桿,她不知道,在做爱免签,只要有那么一点性欲,老男人也如勇猛的狮子,因为除了老,他毕竟是男人。

  只是不太懂情趣的男人,老顺这时候完全将出芽两个乳罩往上顶开来,他的口已经可以完全将出芽那颗凹下去的小乳头含住,出芽双手撑住后面,她实在顶不住老顺那种攻势,她放开的乳罩让老顺梦寐以求的奶子吃了个饱。

  老顺的口水滴滴嗒嗒从双乳间往下溜,老男人腥臭的体味充满了整个房间盖住了出芽淡淡的香水味道,「嗯嗯……太好吃了……」老顺满意的叫着,他又一口咬住了他手上的另外一颗乳头。

  「哼……呃……」出芽此刻无力说什么,她双手终於顶不住老顺的力道,她无力的躺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老顺一下子扑了上来,他终於可以好好享受这两只玉兔,出芽的奶子很坚挺,是每个男人都梦寐的那种,乳头恩红色的努力绽放着,让个老战士舌头一遍遍的洗礼。

  老顺将出芽两只乳房挤在了一起,他喷血大口竟然可以一下子含住出芽的两个乳头,「啊……」这下出芽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叫起来,她的声音比隔壁还大声,隔壁的床板摇动更大了,那个小丈夫脑海中都是出芽的影子却在狠狠操着自己的老婆。

  第三章

  老顺听到出芽的呻吟同时也听到了隔壁的声音,这让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双手握住了出芽的乳房,他看着大口喘气的出芽,直接将舌头堵住出芽可爱的小嘴巴上,「唔唔。唔唔……」出芽给他的舌头伸入呛了一口,但她并没有顺从的张开小嘴,身上的老头味道实在太重,上次是因为自己喝醉了,这次她是清醒的,只不过内心的燥热让她过度的放纵。

  而老顺自己也不明白,其实是他过度的迷恋出芽的乳房,更加是因为乳房的挑逗已经让出芽来了一次小高潮,加上出芽本身并不是一个性欲泛滥的女人,反而是一个自持力不低的女人,面对老顺看一眼乳房的要求,现在她已经是过度给了老顺,此刻老顺想要再进一步实在很难,加上老顺那个久未刷牙的口腔,那个腥臭的口水,从她美丽雪白乳房上飘出的那股味道已经开始让她作恶。

  教养让她不会直接拒绝,而是扭过头来,双手推开老顺,老顺当然不愿意,强行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去,碰到出芽紧闭的牙齿。恼羞成怒的老顺有点不乐意了,他一只手摸到出芽的乳头上,狠狠的一捏,「啊……痛啊……」出芽一张口「唔唔唔。唔唔……」老顺那根长满舌苔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在出芽幼嫩的口里面肆意串动。

  一股恶臭的口水流入出芽的口中,好大一口,出芽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的双眼流出眼泪,而口中只能完全接受男人的腥臭,哇的一声,出芽吞下那一大口口水,而看到出芽吞下自己的口水,老顺满意的点了点头,跪坐在出芽的肚子上,双手扯下自己的裤头。

  一阵腥臭味顿时弥漫在整个房间,出芽看到他胯下露出一套黑色的阴茎,上面一圈白色的不知名的东西围住了前端,一个尿口滴着一阵阵味道的液体,这就是上次欺负她的那根臭东西,出芽顿时想哭,这根这么丑陋的东西就是上次直接插入她体内的东西,竟然这么脏,竟然这么丑,出芽欲哭无泪的看着。

  「嘿……想要了吧?……妹子。几个月不见,想不想了……」老顺厚着脸皮说着,对着自己的女人,有啥好不好意思的,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啥是不好意思。

  「你别。别进来行不?」出芽恶狠狠的说着,但却犹如鸟鸣娇声一样可爱,「为哦啥?你是老子的女人,让老子插一次呗!」「不行。你刚说是看一眼我的胸……」出芽很坚持。

  「啥胸嘛,你都俺的女人了……来嘛……女人就是要给男人操的……」老顺咧开嘴,好丑陋的一张脸。出芽忍住了,她知道她现在反抗是没用的,但她知道如何抗拒「不行,不行,我有了你的孩子,现在不可以进啦。孩子……会有危险。」「有啥危险嘛?」老顺口中说着,但还是有芥蒂。「有的,有的,书上说的,怀孕不可以做爱的」出芽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这个老男人,那根丑陋的东西一直狠狠的盯着她。

  终于,在出芽的坚持下,老顺也就没有进一步,但他还是不死心,翘着鸡巴狠狠在出芽的大腿根上来回磨蹭着,继续扑在出芽丰满的酥胸上折腾着,出芽再次陷入高潮,她甚至偷偷的张开双腿,让老顺跪在双腿间,老顺没有脱下她的裤子,但她此刻却很想让他有进一步的动作,她有点后悔刚说的话。

  在老顺粗糙的舌苔下,她的乳头不争气的变成了红色,她身体呢喃着翻滚着,老顺也很顺从,他的口水只是在这个年轻的肉体上折腾,看来刚才的孩子危险论也让他十分的听话,毕竟出芽现在也已经是他的女人,什么时候也不在乎这么一次。

  两人陷入了爱抚的翻滚,出芽双手抱住老顺,双腿紧紧夹住老顺的腰,屁股一下一下的撬动着,老顺给这件尤物夹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的鸡巴顶在出芽的双腿间,就顶住,龟头的液体涂满了出芽的内裤,就这样磨蹭着,突然老顺加快了摩擦,他双眼泛红抓住出芽的头发,他抱住了出芽。

  他的鸡巴来回几下顶住了出芽,这个摩擦在出芽阴唇上的快感让出芽发出了淫声,床铺也随着老顺的动作狠狠的撞在了门墙上,「碰碰碰……」的声音撞击着发出大大的声响来。

  隔壁完全停止了动作,「啊。啊……」出芽的阴唇隔着内裤给老顺磨得一阵阵酥麻混着快感,「啊……」老顺发出了男人的吼叫,一股腥臭的精子喷了出来,喷在了出芽的裤子上,衣服上,小肚子上,最后一股吼叫直接将精子喷在了出芽的乳头上。

  出芽没有力气再说什么,此刻她只能大口大口喘气,跟身体上的男人一起喘着气,她给他压着,她看到他满头大汗,心疼的用手帮他抹掉那些汗水,老顺看着身体下的这个温柔的女人,百般的舒心,他轻轻的托住出芽的脸蛋,出芽默默的闭上双眼,红色的嘴唇终于迎接了这个干枯男人的深吻。

  啧啧啧……两人双唇交融在一起,老顺依然将口水一口口喂入出芽的口中,出芽顺从的接受了,女人在做爱后,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的依偎,往往很多男人干完就走,从不体贴女人,这是不对的,这就是老男人的魅力,他享受着年轻女人的唾液,吐了一口自己的,再吃掉她那一口的。

  两人揉着,依偎着,片刻光景后,出芽看着还意犹未尽的老头盯着自己的酥胸,乳头已经凹了回去,回复一片粉红。突然,老顺一个手指过来,破坏了这片美好,乳头瞬间又站了起来,手指挥动着乳头犹如不倒翁一样来回随着老顺的手指顺从的玩弄着。

  「讨厌……讨厌……」出芽看着在玩弄她乳头的老顺,不禁好气又娇羞,她翻了翻身子,将自己侧过来,顺势坐了起来,整了了下衣服,这才发现全身上下一股精液的腥臭味,连自己的乳头都有,这下她直接去厕所,就要打开水的时候,一股恶心而来,她对着马桶哗哗哗的吐了。

  老顺这时候躺在出芽的枕头,闻了闻,心里哼着小曲儿,根本就不关心在吐的出芽,甚至从床边的裤带掏出一包烟,特云驾雾起来,闻到烟味儿的出芽,看着床上的老顺,心里想,都这么大岁数了,算了,不计较,两人眼神一接触,老顺咧开嘴笑,出芽内心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老顺这天晚上回家了,而出芽在老顺的淫威下,她也顺从了,毕竟打掉孩子对自己身体也是不好,再说,她现在内心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老男人的爱抚,在这段时间内,老顺几乎每天晚上都送她回家,每天都想将自己鸡巴往她身体内送,但都给出芽阻止了。

  而让出芽最不开心的是,她的母亲在知道她怀孕后,竟然直接给她一笔钱,然后断绝了母女关系。而拿着这笔钱的出芽也死了心,她只能依赖老顺了。这一天,她跟老顺离开了这座城市,来到了老顺的家。

  她以为老顺的家还算可以,到了才发现,竟然如此的凌乱,脏,老顺是政府的房子,小,脏,乱,满地都是垃圾,怀孕的出芽单单是整理房间用了3天时间,腰酸背痛,而邻居也很好奇,这老顺是从哪里来的福气,竟然找了这么美如天仙的女子做老婆,还心甘情愿帮他生孩子。

  一传十十传百,老顺娶了个美貌如花的老婆传开了,很多人看到出芽那个美貌都惊呆了,虽然怀孕大肚子,但身形依然美丽,而出芽也很顺从,她从不招人麻烦,出门都犹如小妻子一样跟着老顺。

  老顺也转了工作,做一份晚上的保安,于是上午就有时间照顾出芽,陪她产检,有稳定的收入,家里有出芽的照顾,这小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但老顺却开心不起来,他就操了出芽一次到现在晚上一直想要再来,但都给出芽挡住了,刚开始还可以趴在身上,现在出芽都那么大的肚子了,他也不可以乱来,还在产检的时候问医生,可不可以行房,医生看着这个老头,好气又好笑的说:你就忍忍吧。

  然而出芽看着眼里,她内心也是百般不愿意,就算没有怀上孩子,她其实也不想给这么丑的男人进入她的身体,婚姻是平静的,但生活是痛苦的,每次她都听到老顺直接在厕所的码头内啊啊啊啊的自慰,越听越不是滋味。

  老顺是故意将自己打飞机的声音放大,一来他表示反抗,二来他自己一个人住惯了,也不会谅解其他人。他每次都将自己的精液喷在了地板上,而大腹便便的出芽每次都会蹲下来将这个擦洗干净,强忍的泪水让她坚持着下去,为了孩子。

  这天,出芽做菜后,在洗衣机旁边站着,家里不大,老顺从厕所出来,看到出芽穿着孕妇装,灯光从衣服透过去明显的看到那两个玲珑的乳头翘着顶在了衣服上。出芽呆呆看着翻滚的洗衣机出神。

  老顺走了过去,他一言不发的伸出手握住出芽的奶子,手用力的搓着,出芽吓了一跳,她抬头看到板着脸的老顺,她不禁有点无言的看了下「痛……」老顺双眼死死盯着她的脸庞,喘着粗气,一手搭在出芽的肩膀,一手继续的大力的搓着她的乳房。

  出芽害怕的身子往后缩,丰满的屁股顿时压在了老顺的胯下,房间内除了洗衣机翻滚的声音,就是男人喘气声还有女人反抗的盈盈声「不要……不要。轻点……」老顺听着越兴奋,他看了下厨房对面的窗子都紧紧的闭着,他一手突然将出芽的孕妇装从下往上掀开来。

  出芽此刻无法招架,她看到老顺的眼神是那样的凶狠,她根本不知道一个看着如花似玉的孕妇而整天却想要发泄性欲的男人是这样的不近人情,这里是他们的家,出芽每天晚上睡在老顺旁边都战战兢兢。

  他很多次趁她睡觉的时候,强行将自己的阴茎从她后面往里面插,而孕妇轻睡眠都让出芽强行阻止了老顺,也因此吵架了不知道多少回。而每次拒绝,就是意味着老顺怒气冲冲跑进厕所低吼着打飞机。

  她知道,因为她现在有身孕,老顺不敢乱来,但若孩子出来,她不知道老顺会怎样对她。此刻,刚吃饭喝了两口酒的老顺,今天刚好不用上班,所以忍不住了,这是他的女人,不管怎样,他现在就是想操。

  「你说,我都没亏待你,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我不就是想操你一下,你为什么不让我操」老顺从后面抱住挣扎的出芽。

  「别这样。我不是不给你,我怀孕,不好」出芽实在没有办法,流着泪回答着,她不敢太大声,怕邻居听到。

  「怀孕算啥呀,我问了,对面那个二流子人家老婆都生了三个了,天天给操,人家还是一样生」老顺真的问过二流子。

  「我……」出芽一时语塞。

  就在出芽无语的时候,老顺已经一手扒下出芽的内裤,他那根黑色皱皮的鸡巴刚刚在厕所尿完还散发着老人腥味儿,直接就往出芽的屁股缝儿塞,出芽挺着肚子一下子冷不防让他将自己的屁股往后翘着,双手直接手肘支撑在晃动的洗衣机上。

  无能为力的出芽现在除了哭,根本没任何筹码反抗,她哭喊着,手很有教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想让声音传出去,「唔唔。唔……」她感觉老顺的那根鸡巴正在往自己的阴唇上擦。

  怀孕的女人阴唇比较厚,老顺的鸡巴还没完全坚挺,在这岁数也就只能这样,他嗷嗷的叫着,「你小声点。别给人听到……」出芽实在忍不住对着他说着。

  「妈的,在老子的家操自己的女人有啥好小声的」老顺怒吼着,这段日起,左邻右里因为出芽的美貌还以为给拐骗了,有人报警,搞得老顺一脸自卑,每逢出门在外,老顺只能跟出芽隔开几层距离,每次去医院都给当成是娃儿的爷爷,现在在家连操自己的女人权利都没有,此刻他完全爆发出来。

  他大声的吼叫着,他死命将自己的鸡巴往出芽屁股插,他没啥经验,加上出芽肚子大,弯腰力度小,老顺的鸡巴只能在出芽的阴唇跟屁股之间来回磨蹭着,也就在这一刻,他射了,射在了出芽的屁股上,泛黄的精液流了下来,顺着出芽的阴唇流在了地上。

  早泄是男人最不可看到的事情,而这个年纪的老人一磨蹭的敏感让他喷出老精子,他喘着那口臭气,一言不发看着梨花带泪的出芽,他头也不回「操你妈的,扫兴,扫兴,妈的」穿上裤子出了门。

  这一晚,老顺没有回来,出芽的肚子突然做动了,她拨打老顺的手机,没开机。她自己拨打了紧急电话,她死命的撑住自己打开门「救命啊,救命啊……」深更半夜的声音回荡在居住区的走廊,可是就没人关心没人开门。

  突然,对面门缝咿呀的开了缝儿,一个老太婆望了望一眼「哎呀,你怎么了?」出芽无力的回答「我怕是要生了。我打了电话……」她无力的坐了下来,老太婆连忙打开门「娃儿,娃儿,快来帮忙,快来帮忙」第四章

  「哦哦」一把粗鲁的男人声音传出来「呵呵,姐姐,姐姐怎么了……」快帮忙「姐姐要生了」老太婆叫着。

  这个叫出芽姐姐的男人叫钉子,今年65岁了,年轻时是一个海员,世界各国到处跑,前几年娶了个越南老婆,结果全家积蓄都用光了,人也跑了,情急之下,精神失常了。

  而老太婆是他母亲,几年也80多了,一口娃儿还把他当小孩看待,两人靠政府的协助金过日子,平时跟老顺也没什么往来。而老顺娶了个美貌如花的出芽来,大家都喜欢来瞧热闹,於是钉子也很喜欢趴在窗口偷偷看。

  下午的时候,钉子就在自己的窗户缝儿看到老顺正对着出芽施暴,他看得欲火焚身在家里大喊大叫,给老太婆给急的一团糟。好不容易安慰好了,却听到对面出芽在喊叫,於是开门看看。

  钉子傻呵呵的,他看到出芽,一下子甩开大门,他扑在出芽身上,出芽这时候无力的看着这个男人,她不知道他想干嘛,但听到老太婆的喊叫,她以为是来帮忙的,赶紧有礼貌的笑了一下。

  这一笑,让钉子给看呆了,他愣住了,这世上哪有这么美丽的女人……这时候,一阵电梯声音,救护车来了,跟着出芽送去了医院,终於临盆生了一个男孩。

  当老顺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这晚他在公司的保安房睡了一宿,去到医院看到男孩的时候,已经将昨晚的气儿消了,他咧着嘴对着出芽笑「妹子,妹子,我有后了,带把的,妹子,妹子……」

  旁边的医护人员才发现,昨晚签字的那个傻子不是出芽的丈夫,这个爷爷才是老公,但也没说什么,就是非常奇怪,这么美丽的女子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邋遢的老男人,虽然昨天那个傻子也同样恶臭满身。

  出芽年轻,出院很快,老顺这几天乐开了花,因为有了儿子,老顺对出芽百依百顺,每天晚上上班,上午回来还帮忙着带孩子。但毕竟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出芽也很温柔的跟他说没有关系,她可以自己来。

  看着孩子含住出芽的奶头,老顺在一旁笑呵呵:娃儿呀,你可好了,一下就可以吃奶子,我想吃都吃不到。出芽狠狠盯了他一眼,看着老顺,她又幽幽的低下了头。

  他总归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虽然两人没有去办证,但这日子也过了快一年了,这一年,他也算安安稳稳过了个日子,这一年,他也没干什么坏事,唯一的就是他想要做爱,她不肯,但,这孩子都生了,理由要咋整呢。

  生育后的出芽,身子更加丰满了,但由於年轻,奶子并没有下垂而且还比之前饱满,而奶水充足的她开始遇到奶胀的疼痛感,只能经常给孩子吃,由於是顺产,阴道口合并很快,但荷尔蒙的作用让她的性欲不知觉的比以前更有需要。

  吃晚饭,孩子熟睡了「你今天上班不?」出芽看着洗碗的老顺,她觉得亏欠他很多,老顺没听到,咳嗽好几下,出芽有点心疼,她从过去站在老顺后面,看着这个老人弯腰洗碗「你烟抽少点……」

  老顺转头看着出芽,橘黄色的灯光下,出芽看着他,那种眼神内带着一点关心跟体贴,出芽产后的身子比之前稍微丰满,胸前湿了一片,那是涨奶的奶水,出芽的奶水会自己喷出来,两股奶水从奶头喷出来,若没有衣服挡住,那会喷得很远。

  老顺盯着她的奶子,狠狠吞了几口口水,吧嗒吧嗒不禁惹得出芽脸蛋微热,「看啥嘛,人家胀痛呢……你都不关心我……」出芽感觉有点委屈,嘴角微微小巧。

  老顺也不是傻子,出芽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连忙擦了擦手,一转身他紧紧抱住了出芽,出芽的饱满的奶子紧紧贴住了老顺的皮肤,奶水顿时涌了出来,搞得老顺衣服都是,给老顺抱着差点喘不过气来的出芽有一种无言的感觉,虽然没有嫁给他,但他现在的拥抱给了她一种安全感,她紧紧的闭上双眼,一切都是造化。

  老顺一把抱起了出芽将她托住坐在了洗衣机的盖上,出芽个子不高,是很多男人喜欢的那种小鸟依人的体形,一下子坐在上面,她双手无力的表示反抗,雪白的脖子给他喉咙散发着粗粗的老人气味喷着,他伸出那根舌苔的舌头在出芽的脖子上来回舔着,从脖子根往下,出芽双腿一阵酥软,闭着眼睛哼哼的发出动人的声音。

  老顺舌头从脖子根往上一舔,往出芽红润的双唇吻了下去,舌头卷入女人口中松软的舌头上,出芽迎接着他那个老狗撒野般犹如佔地盘的口水,她吞不下去,口水从嘴角边流了出来,从脖子往下流,流到了奶头混合着奶水,舌头腥味跟奶汁混合着。

  「女人,女人……」老顺唔唔的说着「嗯……」他顾不上一切胡乱说着,这一段时间来,他不仅身体疲惫,看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他很怕她生完孩子拍拍拍屁股走人,甚至外面一些流言都说孩子不是他的,他戴了绿帽等等,他很卑微的苟且着,甚至每次想要交欢而当出芽拒绝的时候,声音透过本来就不隔音的墙壁到了邻居耳中,那流言更是多了。

  「额……呀……呀……」出芽咬着嘴唇发着让人迷恋的声音来,她的呼吸声越来越大,老顺犹如高高在上的皇帝不可一世的将自己口水往她口中吐,宣誓着自己的主权,而女人的娇喘让他一阵骄傲。

  出芽感觉自己的声音很大,素有教养的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老顺却不乐意了,没文化的他正在意淫着,不仅仅是她,而且走廊的左邻右里,他同样喘着粗气「女人,想操不?嗯?想操不?」他有点疯狂的将捂住自己咀的出芽的手挡开来。

  「捂什么?捂什么?好听,好听,叫,叫大声点……哈哈哈,想操不?」老顺咆哮了起啦,一下子声音将出芽震慑住,她无力的倒在老顺的胸前,她听到老顺忘怀的叫喊,她一下子知道了些什么,邻居的眼神她不是不懂,但要给男人尊严的礼节对她来说的确不懂。

  老顺的手没有闲着,他一手抓住出芽的奶子,用力一捏,手上顿时湿滑了起来,「别捏……别捏……孩子要吃……」出芽感觉很疼,很涨,但面对老顺大力的搓着,她更疼了,作为母亲,她更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

  「别,你看,都流光了,等下你娃吃啥……」出芽嘟着嘴有点不开心,老顺一下子有点惊醒,对,奶水很重要,孩子要吃的。出芽感受他的手势放缓,看着听话的老顺,出芽头靠在了老顺的胸前轻轻呻吟着。

  老顺手还是不饶人的来回挪动着,出芽如此犹如小妻子一样的温柔还是头一回,但他很急,他的胯下至今还没有任何动作,这一年来,憋太久了,他那个丑陋的怪物还是软趴趴的垂着,一边吊着一边淌出龟头汁液来。

  出芽不知道他内心想什么,到怕他生气般的呢喃着「你别搞奶就行,其余……你想怎样都行……」出芽娇羞着说着,她今晚想给他,她亏欠他太多,作为女人跟男人,孩子都为他生了,还有什么鸿沟呢?

  但老顺久久不肯出手,他一手抓住出芽的奶子,一手在出芽的屁股上抓摸着,他使劲将阴部靠住出芽,出芽的双腿张开着,隔着内裤她感觉那一根曾经欺负他的东西并没有如期般的硬起来。

  两人不免有点着急,出芽不敢问,她就伏在老顺胸前,她尽量让自己双腿撑大一些,她不知道老顺到了这个是力不从心的年纪,她就上次那一次性经验,现在给老顺揉几下,自己水不禁湿透了内裤,她渴望着被老顺插入,她的身体随着老顺的抚摸而扭动着,老顺也急,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临门一脚就如此疲惫,他用抓住出芽奶子的手伸入自己的裤裆内抓住自己的子孙根。

  他用力的扯着包皮,一层油垢被他撤出白色的老质来散发着一股腥臭,他努力的将自己龟头翻了出来,黑黝黝的龟头皮肤一动不动的外翻着,阴茎不长,但出芽看在眼里,她不知道男人为啥这时候要这样扯自己的鸡巴。

  她就娇喘着看着老顺,一手扶住发脾气的老顺,她不知道要如何帮他,她肩膀的衣服裙带掉到了腰间,露出两个浑圆的乳房,乳头泛着湿润的微红,乳晕给乳汁环绕住,白色的乳房更加散发着动人的清纯气息,老顺扯着自己的龟头,手臂撞在乳房上,来回有弹性的抖动着,出芽的头发弧形般的散开,发尖在自己的乳头上来回磨蹭着,引起出芽一阵阵娇喘。

  「怎么了……」她实在忍不住发出银铃般的声音,清脆,温柔,体贴。「鸡巴……鸡巴前天撞到了……现在翘不起来……」老顺使撑着撒谎「啊……没事吧,怎么不跟我说,怎么撞到了」清纯的出芽很容易被骗。

  出芽伸出芊芊玉手摸住了老顺的鸡巴,这是她第一次摸到男人的鸡巴,感觉很软,包皮很粗糙,老顺的鸡巴给出芽拿住也是异常的兴奋,可惜,就是不争气的颓废着,他的实在忍不住狠狠刮打了自己的头,吓得出芽赶紧阻止「咋了,不要呀,撞到了就要休息,不要呢……不要呢……」出芽双手住在老顺打自己的手。

  她的衣服完全滑落下来,吊带内那两只小白兔掉出来,白晃晃的肉体对着黑黝黝的老顺皮肤,强烈的对比。「唉,老了……」老顺实在恼火,但又发不起来,眼看着两只玉兔的乳头一点点凹了下去,他实在不甘心,但又没办法,好不容易出芽想给他操了,如今却,妈的,如此美丽的乳房,操你妈的,老子不管了,喝个够先,他猛地低下了头,他一下子咬住了出芽的乳头,他泛黄稀松的牙齿咬住了出芽,他大力的允吸起来,大口大口喝着乳汁。

  刚开始出芽顺从的哼哼着,但看了老顺恶狠狠大口喝着乳汁,她不禁有点气来「别喝了,别喝了……孩子……没得喝……」她推开了老顺「妈的,怎么了?

  我就干嘛不能喝了?」老顺双眼通红「干嘛就不能喝了,我……操不到,我喝不到……我,呜呜……」老顺急红了。

  看到老顺的反应,看着老顺哭丧的脸,出芽一下子心软了,她连忙抱住老顺「别生气,别生气……让你吃,让你吃还不行吗?」出芽双手托住了双乳,奉送到老顺的眼前,老顺看着这个美貌如花的女人捧着自己的乳房,他看着,但内心自卑的挣扎着,男人不举让他失去理智,现在连吃奶都要女人同意,他咆哮着「操你妈的,操你妈的……」

  「哇哇哇……」他的怒吼让孩子吓醒了,本来托着自己双乳的出芽顿时没有任何兴趣,她怨恨的盯了一眼老顺,跑进房间安慰着小孩,「乖,乖宝宝……来,乖……吃奶奶啊……别,先等等,都是髒口水,妈妈擦擦……擦擦你再吃吃啊……」出芽拿着毛巾死劲擦乾了自己双乳的口水,坐着喂奶,看着老顺气冲冲的离开门口,她双眼不禁流下泪来。